返回主頁

原著欣賞

戲曲影視

全國學會

歷屆會議

續書種種

作者研究

學者介紹

論文索引

專著介紹

版本研究

熱門話題

珍奇收藏

民間故事

連 環 畫

兒童樂園

留 言 處

名城淮安

專家論壇

研 究 會

 

   

 

基金項目:安徽省教育廳2005年度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項目中期成果之一(2005sk269) 

似曾相識同歸來
--吳承恩與陶淵明文風之比較


楊 俊
(蕪湖教育學院 中文系,安徽 蕪湖 241000) 


    摘 要: 百回本《西游記》集中國古代山水田園詩之大成,其作者定是具有高深文化素養、熱愛山水自然、崇尚陶淵明田園詩之人。吳承恩繼承和發揚了陶淵明田園詩的平淡自然,并以多類型的詩詞曲賦,展現了自然流麗、清新淡雅的"筆清而不薄,淡而能雋"之詩風。對此,百回本《西游記》中諸多詩賦詞曲均能見到,無疑吳承恩乃百回本《西游記》的最后完成者。

關鍵詞: 吳承恩;陶淵明;文風;比較;百回本《西游記》

中圖分類號:I0-06;I206.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8-3499(2005)02-0044-05


    誰曾料想,吳承恩與陶淵明竟如此地似曾相識,無論身世、創作和情趣。兩大作家雖然相隔1 100余年,但對官場的厭倦、對自然山水田園的熱愛則是如此的"心有靈犀"。無怪乎蘇東坡說"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吳承恩究竟是否為百回本《西游記》的最后完成者?《西游記》中的山水田園詩都是那么顯眼。一個對山水田園詩不感興趣的人能否創作出百回本《西游記》?《西游記》中的山水田園詩應作如何看待?這些問題一直被人們所忽略。

筆者試圖通過對兩大作家的比較、分析研究,探尋文學流派在歷史發展中的傳承關系。從陶淵明對后代的影響與吳承恩對前代文學的學習、繼承的個案比較中,研究杰出作家的創新是建立在對前代文學、作家的學習、繼承上,憤世之作《西游記》并非無源之水,它是作家繼承中國傳統文學的典范之作,也是其精湛藝術修養、文學才華的綜合體現。


一、陶淵明與吳承恩之關聯


     陶淵明與吳承恩是具有可比性的,兩人均為官一時,陶淵明以縣令終,吳承恩以縣丞、荊府紀善終,兩人均為官不顯,于社會、世事感觸頗深。兩人均中途棄官,陶淵明在彭澤令任上八十余日,"不愿為五斗米折腰"遂棄官歸隱;吳承恩因于長興縣丞任上為臟私案子連累,后雖被平反又補為"荊府紀善",終"恥折腰,遂拂袖而歸"(《天啟淮安府志》、蘇興《吳承恩小傳》)

吳承恩(1500?-1582?)(關于吳承恩生卒年一直爭論不已,這里取通說,依據新版《辭源》、《辭海》、人民文學出版社《西游記前言》、劉修業《吳承恩年譜》、趙景深《西游記作者吳承恩年譜》等文獻),字汝忠,號射陽山人(一為居士),淮安山陽(今江蘇省淮安市楚州區)人,出身于一個由縣級學官而沒落為商人的家庭,自幼聰明,《天啟淮安府志》說他"性敏多慧,博極群書,為詩文下筆立成,清雅流麗,有秦少游之風。復善諧劇,所著雜記幾種,名震一時"。但屢試不中,到四十余歲才補上一名歲貢生,迫于生計,在嘉靖四十五年出任浙江縣丞,由于"政拙催科",長官借長興縣署印官臟私案子連累及他,給他加上貪污受賄的罪名逮捕入獄。后平反,他又被補為"荊府紀善","未久,恥折腰,遂拂袖而歸"。晚年"歸來益以詩文自娛",完成舉世杰作--百回本《西游記》。現存《射陽先生存稿》四卷,散佚作品有《禹鼎志》、《花草新編》等。

吳承恩對當時黑暗社會的陰暗面有較為清醒的認識,在詩文中對封建統治者(階層)有所諷刺、批判。如指出"行伍日雕,科役日增,機械日繁,奸詐之風日競"(《贈衛使君屢任序》)。在《二朗搜山圖歌》中,他借題發揮,表現出對時政的態度和理想:"坐觀宋室用五鬼,不見虞廷誅四兇。野夫磨損斬邪刀,欲起平之恨無力,救月有矢救日弓,世間豈謂無英雄?誰能為我致麟鳳,長令萬年保合清寧功。"憤懣之中將希望寄托于"英雄",他認為社會黑暗動蕩的原因在于統治者用人不當,"五鬼"、"四兇"式的權奸誤國當道,唯有英雄豪杰的出現,才能行"王道",確保封建基業"皇圖永固"。

吳承恩早年受儒家思想影響,一心想入仕為官,卻"屢困場屋",理想受挫;后做了長興縣丞又連累入獄,抱負破滅,轉歸道、佛,躬耕鄉里,以詩酒自娛,儼然又一"陶淵明"再世。 吳承恩現存詩123首,涉及田園風光的有37首,占全詩的308%;現存詞23首,涉及田園的有19首,占全詞的826%;小令5首,涉及田園的有3首,占全小令的60%。可見,描寫田園風光是吳氏詩詞創作中十分重要的內容,可以說,關注田園風光,熱愛自然、山水、田園是吳承恩詩詞(令)創作的主旋律。
吳承恩在其詩文詞(令)中多處提到陶淵明,如"東皋云暖茅堂,看漁出寒罾稻上場。有栗里淵明,一床琴酒。"(吳承恩《大中丞白溪張公歸田障詞》) "瑤池王母,重來西極之桃;栗里淵明,又醉東籬之菊。"(吳承恩《賀金恥齋翁媼壽障詞》)"問訊淵明,折腰吏,爾能為否?……三逕猶存籬下菊,五株不改門前柳。"(吳承恩《贈趙學師歸田障詞》)"小小樓居,客來正值黃花放,落英新釀,坐有陶元亮。醉撫闌干,笑對水輪望。"(吳承恩《點絳唇》)"大父則寄一真于元亮,世綱鳴冥。"(吳承恩《壽賈白松障詞》)從這些言詞中,不難看出吳承恩對陶淵明的崇敬、仰慕。


二、陶淵明與吳承恩田園詩之比較


    陶淵明作為東晉時代最杰出的詩人,其突出貢獻就在于開創了田園詩,在玄言詩風盛行、文尚雕琢的時代,他的出現給沉悶的文壇帶來新的氣息。其田園詩所獨具的藝術風格,給中國詩歌發展開辟了一條新的道路。吳承恩是明中葉杰出的小說家,在明前后七子風行的"復古主義"時代,他的詩文(詞)能率自胸臆而發,承繼陶淵明田園詩"一語天然萬古新,豪華落盡見真淳"的傳統,以真率自然的詩風獨立卓行,在明代文壇占有一席之地。其詩文詞的成就,與小說《西游記》相得益彰。

陶淵明的田園詩集中于《歸園田居》、《飲酒》等組詩中,既有表現農村幽美純樸的風貌和恬靜安適的心境的,又有抒發參加勞動的感受和與農民結成的友誼的,又有反映農村的凋敞和自己窮困的生活的,還有對社會理想的追求的。吳承恩田園詩(詞)則較為分散,內容豐富多彩,既有表現農村純樸的民風的,又有展現淡泊功名利祿、崇尚自然田園生活的理想的,還有參加農村生活和生產勞動的感受的等。
與陶淵明的田園詩相比,吳承恩的田園詩則較多地關注對客觀景物聲態色相的細致勾勒,如《長興》組詩(共6首)、《田園即事》、《平河橋》、《對酒》、《宿田家》、《春曉邑齋作》、《秋夕》、《楊柳青》、《舟行》、《桃源圖》、《句曲》、《堤上》、《梨花》、《齋居》、《柬未齋師》等。

陶淵明平淡自然的詩風集中顯現于《歸園田居》、《飲酒》諸詩中,給吳承恩以潛移默化的影響,吳氏詩詞多從神韻上諳得其三昧。

吳氏《種藕》:"家人笑相語,節序君知否?明日是春分,今朝好栽藕。"平常語、平常事、平常的情境,頗得淵明詩風之妙境。

《小立》:"小立俯盆池,參差見青荇。金鯽吹墮花,時搖角中影。"田園生活的怡然自得之態、閑適之意趣油然而生。

《長興》組詩更是吳承恩"擬陶"的典范之作。其一:"云去青山出樹,雨余白水明畦。曉澗喧時見鹿,午窗睡起聞雞。"其二:"細雨飛花燕子,清波淺草鵝雛。貼樹藏身啄木,穿林勸客提壺。"其三:"橋通魚米新市,花隱旗旌古祠。馳擔津人待渡,杖藜野客尋詩。"其四:"松逕遙聞樵斧,園蔬滿送筠籠。野館時留道伴,山廚日倩僧童。"其五:"棲鳥團風擇木,游云渡水遠山。落日行人自急,孤城韻角偏閑。"其六:"騎火茶香入焙,生青酒熟明船。門庭暗暗蠶月,煙波澹澹漁夫。"這組詩記山水田園風光,充滿著熱愛自然、山水、田園生活的美好感情。這是脫離世俗羈絆、期望靈魂凈化、免除塵凡俗態的熱愛山川、熱愛田園生活的暢想曲。詩人雖身在官場(《長興》組詩作于吳承恩在浙江長興縣丞任上),卻情系田園山水自然風光,仿佛"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沉浸于無爭無斗、無名無利的田園世界。

果然,吳承恩又在《桃源圖》中詠誦道:"千載知經幾暴泰,山中惟說避秦人。仙源錯引漁舟入,惱亂桃花自在春。"好一個"自在春",從中,人們不也能體味出詩人崇尚田園、景仰"桃源"之志嗎?

吳氏《平河橋》:"短蓬倦向平河橋,獨對清溪枕臂眠。日落牛蓑歸牧笛,潮來魚米集商船。繞籬野菜平臨水,隔岸村飲互起煙。會向此中謀二頃,閑撐藜杖聽鳴蟬。"仿佛陶淵明再世,詩人與大自然為友,與田園為伴,"獨對清溪枕臂眠"、"繞籬野菜平臨水",近處是"平河橋"、"日落"、"牛蓑"、"歸牧笛"、"野菜",遠處是"村炊"、"鳴蟬";與陶淵明"榆柳蔭后檐,桃李羅堂前。暖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有相似的意境。兩者均著墨于居處及周圍的自然景色,一由近及遠,一由遠及近,均勻畫出一幅寧謐幽美的畫面,寄寓了詩人對農村生活的熱愛和歸田后的喜悅之情。陶潛重在用迭字"暖暖"、"依依"摹景,朦朧疏淡,聲調諧美,自然親切。而吳承恩則重在通過不同畫面的組合,構成一幅夕陽西下、安寧靜寂的農村田園生活畫。兩者均從視聽的不同角度和動靜聲色的相間中,創造出遠離污濁官場的寧謐幽美的畫面,從而言為心聲,展示出渴望擺脫羈絆而歸隱田園的怡然自得的心情和鄙棄官場的崇高的精神境界。

吳氏《齋居》:"中歲志丘壑,茅齋寄城郭,窗午花飛揚,林隱鳥聲樂。魚蔬拙者政,雞黍朋來約。何似陶隱居,松風滿虛閣。"(其一)"朝來把鋤倦,幽賞供清燕。積雨流滿畦,疏篁長過院。酴釄春醉屢,蕉葉新題遍。悵然心所期,層城隔芳甸。"(其二)彌漫于詩作之中的盡是"花""鳥""魚""雞""林""黍""松""風""燕""篁""蕉葉",田園風光盡收眼底,作者對農村田園風光的喜愛溢于言表。吳氏長期生活于社會底層,與下層人民有較為密切的交往與聯系,加之他困頓科場,接受了山水田園與大自然的熏陶,沉浸于陶淵明所歌詠的田園風光之中,感于斯、愛于斯,無憂無慮,贏得一個瀟灑的人生。這與陶淵明是何等神似。

吳承恩《宿田家》與陶淵明《歸園田居》、《飲酒》何其相似乃爾。"客子湖隱歸,田翁柳邊謁。殷勤戒一飯,要我留雙楫。呼兒掃茅堂,盤飧旋陳設。徘徊竟日夕,酬勸禮數拙。拂席安我眠,地迥眾喧絕。柴門閉流水,犬吠花上月。天明即前途,眷眷意轉切。臨歧佇野話,執手不能別:'君子倘重來,青山有薇蕨。'"這首詩充溢著遠離世俗官場的欣喜歡快的心情,景真、情真、意亦真,吳氏陶醉于田翁的"茅堂""盤飧""柴門閉流水,犬吠花上月",以至于"眷眷意轉切""執手不能別"。"柴門"兩句與陶潛"雞鳴桑樹顛,狗吠深巷中"有異曲同工之妙。兩句以聲狀靜,靜中有聲,更把日落后村莊的安靜和諧襯托得淋漓盡致。這里有淳樸的鄉間風味,妙于意中有景,景中見意,相映成趣。這里沒有高車大馬來往與世俗雜務的攪擾,鮮明地表達了詩人的處世態度和追求的生活目標。詩人那種不愿蠅營狗茍、同流合污的志向情操令人崇敬、贊賞。

吳氏《田園即事》則更得陶潛之韻致。詩曰"大溪小溪雨已過,前村后村花欲迷。老翁打鼓神社里,野客策杖官橋西。黃鸝紫燕聲上下,短柳長桑光陸離。山城春酒綠如染,三百青錢誰為攜?"一片鳥語花香的田園風光,沒有勞形于役的"作吏向風塵""悠悠負夙心"。有的是"雨""花""翁""客""黃鸝""紫燕""短柳""長桑"的陸離斑斕,令人目動神搖,沉浸于田園之美的理想世界之中,鼓聲從神社里傳出,"野客策杖官橋西""山城春灑綠如染"。陶淵明、吳承恩一對酒中知己,從"黃鸝""紫燕""柳""桑"中尋找著曾經迷失的自我--"三百青錢誰為攜?"這是摒棄污濁官場之后的心靈解放、精神高升,留給后人無盡的遐思、追慕……


三、兩人的田園詩與《西游記》


    吳承恩學習陶淵明,自覺創作田園詩,以多類型的詩詞曲賦,形成自然流麗、清新淡雅、"筆清而不薄,淡而能雋" (郭頻伽《靈芬館詩話》卷三)的詩風。

《西游記》雖然是一部神魔小說,卻以山水田園詩的豐富多彩而獨步古典小說之林,惜乎世人們往往熟視無睹。百回本《西游記》可謂集中國古代山水田園詩之大成。一般俗人恐非能駕馭,作者定是一位具有高深文化素養、熱愛山水田園、崇尚陶潛"少無適俗韻,性本愛江山。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的田園詩中人。汲汲乎富貴尊寵、勞頓于官場之人是不可能寫出那么多充滿"世外桃園"氣息的山水田園詩的。

肯定與否定吳承恩為百回本《西游記》作者的雙方均忽略了山水田園詩--這一原作里貌似閑雅卻意蘊深厚的文本載體。

盡管《西游記》里的山水田園詩詞數量眾多,堪稱古典小說之冠,但表現作者核心思想(田園詩)的則是第九回的首端漁翁張稍與樵子李定的一段對答,有詩又有詞,雖為游戲筆墨,卻顯露出作者熱愛山水田園的審美情趣。縱觀全回,兩人的詩詞堪稱集前代山水田園詩之大成。其本質是"我們水秀山青,逍遙自在,甘淡薄,隨緣而過"。又第六十四回,荊棘嶺十八公等與唐僧的對詩、聯句,又稱一絕。作者用如此多的筆墨著意于此,并非隨意涂鴉,恰如書中所云:"淡淡煙云去所,清清仙境人家,正好潔身修煉,堪宜種竹栽花。……說甚耕云釣月,此間隱逸堪夸。"好一個"隱逸堪夸"。另外,作者用大量篇幅描繪名山大川、險嶺怪坡的景物,即使是神魔鬼怪的處所也寫得尤如"世外桃園"一般。第八十九回寫豹頭山"不亞桃源洞,堪宜避世情",第六十回寫摩云洞"樹林森密,崖削崚嶒。薜蘿陰冉冉,蘭蕙味馨馨。流泉漱玉穿修竹,巧石知機帶落英。煙霞籠遠岫,日月照云屏。龍吟虎嘯,鶴唳鶯鳴。一片刻清幽可愛,琪花瑤草常明。不亞天臺仙洞,勝如海上蓬瀛。"第十九回寫浮屠山"山南有青松碧檜,山北有綠柳紅桃。鬧聒聒,山禽對語;舞翩翩,仙鶴齊飛。香馥馥,諸花千樣色;青冉冉,雜草萬般夸。澗下有滔滔綠水,崖前有朵朵祥云。真個是景致非常幽雅處,寂然不見往來人。"第二十一回寫道"只聽得那路南山坡下,有犬吠之聲。但見:紫芝翳翳,白石蒼蒼。紫芝翳翳多青草,白石蒼蒼半綠苔。數點小螢光灼灼,一林野樹密排排。香蘭馥郁,嫩竹新栽。清泉流曲澗,古柏倚深崖。地僻更無游客到,門前惟有野花開"。第八十六回寫道:"石徑重漫苔蘚,柴門蓬路藤花。四面山光連接,一林鳥雀喧嘩。密密松篁交翠,紛紛異卉奇葩。地僻云深之處,竹籬茅舍人家。"這些景致與天上皇宮、神圣西天、冥界、海底龍王世界的景物截然不同,是人間山水田園風光的大薈萃。一個汲汲乎功名利祿之徒不會沉迷于此,只有一個源自于田園,經歷過一段仕途"煉獄"煎熬之人方能將自己的滿腔熱忱賦予山水田園。那孫悟空的被欺、被壓、被驅趕、被煎熬,分明是吳承恩一生滿腔苦悶的寫照。作者曾自嘆道:"承恩淮海豎儒,蓬茅浪士,倚門骯臟,挾策支離。上不能鳴鐘佩玉,紀竹素于麟臺;下不能帶索披芻,激薪歌于豹谷。月旦雖工,翻淹馬櫪;春秋已壯,尚泣牛衣。徒夸羅鳥之符,誤忝屠龍之伎。囊底新編,疏蕪自嘆;懷中短制,漫滅誰投?真懷下里之羞,詎意當涂之賞。既逢匠石,寧避瑕疵。是用代幣帛于承臣,效芻蕘于累牘。"(吳承恩《答西玄公啟》) "宦海堪驚,日月風波,浮沉未量。嘆汗馬元功,已塵青簡;蹇驢孤館,未熟黃梁。主管籬花,平章溪月,更有誰人話短長?從前事,算來無愧,歸去何妨?東皋云暖茅堂,看魚出寒罾稻上場。有栗里淵明,一床琴酒,成都諸葛,二頃農桑。五鳳高樓,誰為柱石?大澤深山鎖棟梁。明朝有,鶴書來到,莫閉山莊。"(吳承恩《大中丞白溪張公歸田障詞》)厭倦宦海仕途,崇尚陶淵明,傾情田園生活之志霍然可睹。可見,百回本《西游記》的作者對山水田園情有獨鐘,非等閑尋常世俗之輩。

吳承恩熱愛山水自然、田園風光,崇尚陶淵明的田園詩。從《射陽先生存稿》中,已發現他先后至少五次提到陶淵明(見前述),足見其推崇、景仰之情;他又創作出大量反映山水田園的詩詞。熱愛山水、熱愛田園、熱愛陶淵明是吳承恩文藝創作的主旋律。吳氏學習陶淵明,并不被他所局限,而是能源于斯又出于斯,所創作出的諸多山水田園詩便是明證,顯示出多才多藝又超越世俗官場的個性、人品。

吳承恩具有高深的文化素養,詩詞文賦曲兼備,且愛好圍棋,精通琴棋書畫,尤擅長書法。少年時代,他愛畫山水人物,畫技十分高超,乃"通神佳手";他又是一位書法家,吳玉搢《山陽志遺》卷三云:"淮之工書者,嘉靖時則有吳射陽承恩。"清同治《山陽縣志》卷十二道:"吳承恩字汝忠,號射陽山人,工書……一時金石之文多出其手。"

吳承恩論詩品畫又別有見地,獨具慧眼。在《范寬溪山霽雪圖跋》中評雪景圖強調意象如生--"真趣",在《題沈青門寄畫海棠用東坡定惠院韻》里提倡真趣、獨絕,諸如"妙香不比眾香同,鼻觀誰能絕流俗。山物人物有奇賞識,愛似芳蘭秀幽谷"、"又如周昉畫仕女,肌體雖豐意先足。紫綿朱粉漫夸妝,要見妖嬈有真淑。""生銷珍重誰寄似?千里傳神發天目",雖為題畫詩,可見吳承恩的賞鑒旨趣--"意先足""奇賞""絕流俗""傳神""真淑"。在《花草新編序》中道:"然近代流傳,《草堂》大行,而《花間》不顯,豈非宣情易感,而含思難諧者乎?……惟其藝,不惟其類。麗則俱收,鄭衛可班于雅頌;洪纎并奏,鄶、曹無間于齊、秦。"在《留思錄序》里說:"烏乎!是輯也野人之辭也,吾觀于野,而知情之極摯,文之所由生矣。豈非以其音生于感,感生于天,油然而出,直輸肝肺哉?……故去而思,思而不見則悲,悲則謠,皆天出也。"在《留翁遺稿序》中說:"然即而觀之,則有見夫其情適,其趣長,其聲正,廟堂之冠冕,煙霞之色象,蓋兩得之;誠有德之言,治世之音也。豈與夫事聱牙而工藻繢者同日而語耶?"他的詩《海鶴蟠桃篇》作為題畫詩更像詠物詩"海波吹春日五色,樹樹蒸霞瑞煙起"、"靈光散寶軸,輝映黃金涂"、"奇哉斯圖定誰筆,生氣縱橫墨痕濕",將此畫的奇妙處濃墨重彩般地展現了出來。這些為他修訂完成百回本《西游記》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倘若刪掉百回本《西游記》中所有描繪山水田園的詩詞曲文賦,讀者看到的則是一部支離破碎的兒童讀本、宗教演義罷了。諸多山水田園風光詩詞曲文賦為《西游記》增添了一道多么美妙的風景啊!使《西游記》由一個原本宗教意味濃厚的作品,變成一部接近大眾的通俗性的神魔小說,靠的就是對明中葉以來世俗生活的展示。作為文學家的吳承恩以詩人兼書畫家的獨具慧眼"上窮碧落下黃泉",尋求如詩如畫的自然美景,融入詩文集《射陽先生存稿》中,創造性地改編《西游記》故事,將原本宗教意味濃郁的西天取經故事改變成百回八十余萬字的洋洋大觀--神魔小說《西游記》。他以近古山水審美心境審察西天取經故事,創造性地設置九九八十一難,描繪出一幅幅生機盎然、意趣橫生、精彩絕妙的山水田園自然風景畫,那山、水、村、莊、洞、海、風、火、雷、電、雨……琳瑯滿目,讓人目不暇接。除因人、因物、因事設景外,作者將審美情趣寓于其中,小說中的景物描寫達到了情景交融、傳神入畫的境地,既有三言兩語、寥寥數筆的白描,又有濃墨重彩的細致勾畫,"情以物遷,辭以情發"(劉勰《文心雕龍·物色》)。這些風景是一道浸漬了明中葉社會生活的"浮世繪",在世俗崇尚仕途的官本位社會里,這是一道彌漫著山水田園之氣的隱逸風景。這對于廣大受苦受難的士農工商們恰是一劑陶冶靈魂的鎮痛膏藥。

《西游記》中描寫山水田園的文字部分約有千余條彌足珍貴,從中,既可欣賞到明中葉以來的山水田園風景畫,又能透視到作者吳承恩的審美旨趣和精神境界。從這一剖面,已鳥瞰到明中葉以來士大夫階層的閑情逸致和困頓于仕途的沒落文人的希冀和甘苦用心。盡管《西游記》中山水田園詩眾多紛繁,但其總體風格與吳承恩、陶淵明的詩風仍是一脈相承的。"清新淡雅、自然流麗"仍是其主體風格。只是作者吳承恩為塑造藝術形象、創造典型環境的需要而創造了多種藝術風格兼具的詩詞文賦曲而已。

陶淵明是吳承恩學習的楷模,又是《西游記》山水田園詩的鼻祖。吳承恩與陶淵明之關聯并非一般簡單意義上的巧合,而是源于斯又超越于斯的新生。百回本《西游記》里的山水田園風景描繪便是顯明一證。吳承恩并非如后代某些作家出于自身個人因素的考慮,附庸風雅,而是以對文學藝術的關愛,對人生的體悟,真正地與陶淵明心心相通、息息相關。從吳承恩所創作的諸多反映田園生活(風光)的詩文來看,他已從精神(思想)上真正地與陶淵明相溝通。他晚年的歸田自娛、參與勞作,"朝來把鋤倦"(《齋居》)"家人笑相語,節序君知否?明日是春分,今日好栽藕"(《種藕》),充分證明,他已成為與陶淵明一樣"自食其力"的人,這時已沒有官場的習氣--高高在上、居高臨下。不同的是,陶淵明晚年好道尚玄,而吳承恩晚年則崇佛,又受王陽明"心學"影響,趨向于亦儒亦釋的境地--恰是百回本《西游記》的境界(見拙作《〈西游記〉與心學新論》)。陶淵明的理想--"桃花源"式的社會,天下太平,沒有賦稅、戰爭,人民安居樂業,沒有君主統治、沒有剝削壓迫,平等自由、淳樸安樂、寧靜幽美的理想社會。"相命肆農耕,日入從所憩。桑作垂余蔭,菽稷隨時藝。春蠶收長絲,秋熟靡王稅。……俎豆猶古法,衣裳無新制。童孺縱行歌,斑白歡游詣。" (陶淵明《桃花源詩并記》)"芳草鮮美,落英繽紛"、"阡陌交通,雞犬相聞,……黃發垂髻,并怡然自樂。" (陶淵明《桃花源詩并記》)"暖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顛。"(陶淵明《歸園田居》(其一))。吳承恩崇尚這種理想化的社會,作有《桃源圖》、《齋居》(如前述),十分期望遠離官場,走向"窗午花飛揚,林隱鳥聲樂"、"松風滿虛閣"的世界,沒有暴政的太平世界。他在《西游記》里創造了鳥語花香的世外桃源--花果山、水簾洞、"竹籬深深"的高老莊、諸多神奇隱逸的山水洞府,均表達出對沒有暴君壓迫、平等自由的理想世界的仰慕與希望。

與陶淵明相異的是,吳承恩并不追尋那種沒有君主的"桃花源",而是清明政治,即三教合一的理想世界。《西游記》中諸多山水田園風光的描述均統一于作者吳承恩崇尚山水田園理想生活的美好憧憬之中。言為心聲,吳承恩的理想就是《西游記》的主旨,《西游記》里山水田園詩的核心便是吳承恩崇尚清明政治、摒棄官僚階級假惡丑思想的體現。吳承恩的理想--反暴政、苛政,崇尚清明政治--"復三代之治,其在豪杰之士乎哉" (吳承恩《秦璽》)--英雄"救月有矢救日弓,世間豈謂無英雄"(吳承恩《二郎搜山圖歌》)"上務經國,下求寧民,神民在躬,天日可對。由是百姓蘇息,四鄰乂安"(吳承恩《〈開府介川毛公德政頌〉序》)"忠孝通天,人倫綱紀"(吳承恩《元壽頌》)"心為乎小民,而力抗失強家"(吳承恩《賀學博未齋陶師膺獎序》)"朔道脈,振儒風,鼓元氣于域中,又以壽乎天下萬世,以翊我主天子久道化之運,唐虞三代之盛,復見于今日矣"。(吳承恩《壽師相存齋徐云六十序》)與陶淵明相比,吳承恩的理想更明確、具體而切實可行。在《西游記》中,這種理想通過孫悟空形象及諸多故事情節予以展現,容筆者另文論及。

綜上所論,吳承恩學習陶淵明,自覺創作大量田園詩詞(文),并能超越田園詩而邁向長篇神魔小說的創作,《西游記》與《射陽先生存稿》相映生輝。百回本《西游記》作者之爭本是世紀之爭的一段公案,我們僅從文學發展史角度,從作家與作品之關聯,作家藝術風格之淵源,文學流派之演變、發展來綜合考察吳承恩與陶淵明及《西游記》之關聯,認定百回本《西游記》最后完成者就是明淮安山陽人吳承恩。吳承恩創作實踐證明--一個偉大作家的成長既建立在深厚文學史、前輩文學大家的傳承之上,又體現在源于前人、超越于前人的不懈追求、探索之中。

參考文獻: 
[1]蘇興.吳承恩小傳[M].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1981. 
[2]蘇興.吳承恩年譜[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80.
[3]楊俊.《西游記》與心學新論[A].李安綱.西游記文化學刊(第一期)[C].北京:東方出版社,2000.
[4]吳承恩.西游記[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80. 

    作者簡介:楊俊(1962-),男,安徽蕪湖人,蕪湖教育學院中文系教授, 主要從事中國古典文學方面的研究。

(本文原發表于《淮海工學院學報》2005年第二期)

 

 

————————————————

 


A Comparison between the Writing Styles 
of Wu Cheng'en and Tao Yuanming
YANG Jun

(Dept. of Chinese Language & Literature, Wuhu Educational Institute, 
Wuhu 241000, China)


Abstract: The 100chapter A Journey to the West can well be regarded as the best expression of Chinese natural lyrics. The novelist Wu Cheng'en is a person who admires Tao Yuanming, the laurel poet of Chinese natural lyrics, loves the nature and has high cultural qualities. He learns much from Tao and gives full play to Tao's style of naturalness, freshness and elegance by writing poems, lyrics and rhythmical songs of various sorts in his novel A Journey to the West. Wu is no doubt the final writer of the 100chapter long novel.
Key words: Wu Cheng'en; Tao Yuanming; writing styles; comparison; 100chapter A Journey to the West 

 

 


 

西游記宮制作

版權所有

 

本網站由中國江蘇省淮安市西游記研究會(負責人:劉懷玉)建立并維護
聯系地址:江蘇省淮安市楚州鍋鐵巷41—8號    郵編:223200   電話:0517-5915467

聯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14场胜负彩最新开奖